Note

Note

《文字是肉做的》选段

《文字是肉做的》选段

先求达意

我在传播媒界工作二十几年,经历了工作上接触的中文与英文的不断蜕变,日积月累,自己最大的收获是对文字变得格外敏感。这当然也可以算是职业病。第二种收获就是我学会了对各种不太符合传统规矩的文体的尽量容忍。这似乎也可以称之为职业惰性。文字不可墨守成规;替人家改文章的时候,我通常都会不断提醒自己惜墨如金。这不是因为我不愿意把自己的心得告诉人家,而是因为我常常从一些不太通顺的句子里想到作者另一套心思与动机,觉得应该“在没有相反证据之前给予肯定的判断”。况且文章先求达意,词藻之优美并不是那么重要。

无言是上策

政治才能与语言修养息息相关。Earl Long说:“能够在电话里谈的事情千万不要写在白纸上;当面能谈的事情千万不要在电话里说;轻轻一笑能带过去的就千万别唠叨;眨眨眼睛示意一下既然行了,那就不要微笑;点头可以了事的则不必使眼色。”语言诚可贵,无言是上策。罗斯福曰:“万万不可提醒政界任事的人说他会当总统,一说则仕途几必尽毁。他会变得胆怯,办不了事;连一些可能使他当选的脾性特点都不见了。”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