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Note

Note

《董桥散文》选段

Photo by Sergey Shmidt on Unsplash

《董桥散文》选段

Note's photo
Note
·Dec 9, 2021·

Table of contents

夫物之聚散,自有定数,无从强求,端视缘分耳。 『一点想法:或许是经历过太多,聚聚散散,谁又说得清』

旧王孙一生情系古典,醉心纤秀灵奇的艺术,笔下故园山水固然都在小处着墨,字幅也尽见小联小诗小笺上之功夫,直似乾隆盛世文房珍玩那样雕琢出来的气韵,发人幽思。雕琢耳竟是手工,气韵才是神魄;手工易办,神魄则非得胸中性灵供养不可。

中外园林艺术讲究营造“天然图画”。“天然”漫无理则,要靠人的感情去爬梳加梳方可动人;所谓“春见山容,夏见山气,秋见山情,冬见山骨”,说是直书四季之不同也行,说是借景抒情之曲笔也允当。 ——《读园林》

凯恩斯是艺术家,加几分天才。”艺术家的心要细,细得“愿意借钱给一个走投无路的朋友去买毒药自杀”;天才的眼睛要敏锐,敏锐得可以冲口说出“爱因斯坦的相貌是莎士比亚的额头配上查理·卓别林的脸”。

玩月楼的主人已经四五天不出门了。他越来越不喜欢香港这个小地方;香港像山东人亥刻的《金石录》,他说,他们不知道李清照说“壮月”就是八月,竟把“壮月”改成“牡丹”;香港的事等于顾炎武说的“万历以来所刻之书”,尽是“牡丹之类”!玩月楼主说这样的话总是皱着眉头苦笑。七十三了,什么事都经历过,什么火气都消掉了:“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