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
Note

Note

『西游记』可以这样读(摘抄)

『西游记』可以这样读(摘抄)

Note's photo
Note
·Dec 10, 2021·

『西游记』可以这样读 作者:李天飞

那《西游记》的作者又该是谁呢?大概乾隆年间,有人在明天启年间的《淮安府志》里发现了这么一条: 吴承恩:《射阳集》四册□(方框里这个字原本就丢了)卷、《春秋列传序》、《西游记》。 只有这一条证据?对了,就凭这一条,大伙就传开了,看啊看啊,原来《西游记》是吴承恩写的啊!于是,大家纷纷给这个吴承恩找写《西游记》的理由。这个梗一直传到民国,鲁迅、胡适等几位大神看了看也信了。经他们一讲一宣传,吴承恩是百回本《西游记》作者的事,就被大众认可了。 20世纪20年代,铅印出版了第一部署名“吴承恩”的《西游记》。换句话说,我们如果想找1920年以前出版的署名“吴承恩”的《西游记》,是不会有的!

黄虞稷比吴承恩不过晚四十来年,他又是大学问家,一般来说不会犯错。在《千顷堂书目》里吴承恩的《西游记》,与别人的《东游录》《南游记》《游山志》放在一起,这些都是旅游的“游记”。尤其是后面还有徐霞客的《徐弘祖游记》。这个“地理类”就是户外板块好不好! 所以,吴承恩是写过一本《西游记》,但很可能就是一本旅游书,人家是搞户外的,不是文艺青年!

贫道的好友黄寿成先生,是史学大家黄永年先生的公子,他家学渊源,自然没的说。寿成先生跟随黄永年先生研究《西游记》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现在的百回本《西游记》里,“承恩”二字用得非常随意。 比如说:“偷桃偷酒游天府,受箓承恩在玉京。”(第七回)“受爵的抱虎而眠,承恩的袖蛇而走。”(第九回)尤其是第二十九回的标题,就写作“脱难江流来国土,承恩八戒转山林”,这个“承恩”和“八戒”连在一起。 话说,承恩先生,你就这么喜欢猪八戒吗?非得和他在一起转山林……?八戒算不上太光彩的人物不是?这几个地方,换个什么词不行,非得手贱到把自己的名字嵌进去吗?

后来美猴王在拜访菩提祖师之前,在山里碰上一个樵夫。美猴王问他:“你既然和神仙做邻居,为何不跟他修行?”樵夫说母亲老了,要供养,所以不能修行。后来菩提祖师问猴王:“你姓什么?”猴王说:“我无性。”这几段,其实也是抄来的。 樵夫那段,抄的是《坛经》和《祖堂集》,是禅宗六祖慧能的故事。慧能出家前,以砍柴为生,有人问他为何不去修行,慧能原话是“缘有老母,家乏欠缺。如何抛母,无人供给”。 猴王说自己“无性”,作者有意混淆“性”和“姓”,这是抄禅宗五祖弘忍的故事。《传法正宗记》里记载,四祖道信问五祖弘忍:“你姓什么?”弘忍时年七岁,回答说:“没有常姓,其性空故。”道信大为惊奇,就收他作了弟子。

下界凡人上了天宫,就像一个年轻毕业生刚考上公务员,虽然不再是个穷学生,但在新的工作单位,开始的时候必然要被使唤来使唤去,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新(gan)同(za)志(huo)”。 天宫是不是这样?还真是这样。我们翻一翻《太平广记》,就会发现有个仙人叫白石先生。这位白石先生,和古代那位长寿的彭祖是朋友,年纪比彭祖更大,靠修炼交接之道(房中术),活了两千多岁,每天煮白石头当饭吃。他是能升天的,但就是不肯。彭祖问他为什么,他说,天上多的是大仙大神,我去了只能伺候他们,比人间更苦,所以干脆不去。 葛洪《抱朴子》也有类似的说法:“天上多尊官大神,新仙位卑。”需要伺候的还不止一个神仙,所以实在不值得为了登天弄得如此辛苦。做个陆地神仙,实在是快活得很呢!

第五讲提到,《西游记》里的齐天大圣和孙行者,来自两套故事系统,他俩本来不是同一个猴,是被硬拧到一起的。 这一讲贫道要再爆料:就算是大家都熟悉的“齐天大圣”,在早期猴精故事里,也不是一个猴!这个猴的各种早期故事,比如偷仙丹、御酒,是齐天大圣干的;保唐僧取经,是通天大圣干的;名叫孙行者的,是耍耍三郎;被压在龟山(五行山)底下的,是巫支祇圣母(不同的故事还不一样)……百回本的《西游记》都给编到一个猴子身上去了,名字也固定下来了,就是今天的“齐天大圣”。

玉帝的名字,最早见于南北朝时期的《真灵位业图》,但那时他的地位不高,并不是天宫的主宰,甚至在神仙谱里,他的地位等级也不是很高,直到宋代以后,才一路飙升,在民间传说里成了天庭的最高统治者。

我们中原人士,从上古就不太爱用特效。本土的神话,都像写意画,细品之下,回味隽永,但是看实际的描写,却非常简略。大家熟知的夸父追日、盘古开天地、女娲补天,还有庄生梦蝶、北冥大鹏,原文就是寥寥百十个字而已。这其实不是坏事,您不觉得这百十个字分量很重吗?只要戳中后人的共鸣点,无须更多的语言。作者只是点到为止,留给读者开放的想象空间。 这在古代本来也没什么,但是到了明代,尤其是晚明一百多年,当时大众的一个心理特点就是娱乐至死。他们只喜欢看有特效、热闹的故事,懒得自己去思考、想象。对前人那些寥寥几十个字的隽永故事,不爱看,不爱想,也看不懂了!自然就有《西游记》《封神演义》这样的书出来,向当时的“好莱坞”学特效,替他们想象,在他们脑子里跑马圈地。一大批神魔小说是火了,可国人的想象、创造性思维却渐渐萎缩了!

二郎神长得像太监,和他在《西游记》和《封神演义》里的名字“杨戬”有莫大的关系。因为宋代有一个宦官也叫杨戬,他本是个势利小人,结党营私,玩弄权术,在北宋末年的腐败官场,也算得一朵“奇葩”。

第一次交锋主力——哪吒,毗沙门天王的三太子。 第二次先锋官——九曜凶星,来自印度的《九执历》。 第二次征讨的帮手——四大天王,佛教四天王天的天主。 第三次交锋主力——木叉,僧伽大师的弟子。 最终降伏者——二郎神,最早的原型是毗沙门天王的太子独健,后来被道教化。 另外推荐二郎神的观音菩萨,看上去更是十足十的佛教人物。 好家伙,除了巨灵神还算是社会招聘外,这些替玉帝卖命的全都是佛教人物!连玉帝外甥都是毗沙门天王的儿子——这份乱! …… 事实上,在民间信仰里,四大天王、观音、二郎神等,是越来越道教化了。至少说,呈现出的是佛道混合的民间面目。

十一

贫道在第八讲说过,玉帝的出现是非常晚的事。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一个宇宙最高神,叫“上帝”,就连基督教的“上帝”,翻译过来时用的也是这个名字——现在一说“上帝”,很多人就以为是外来的神,这个词的本源大多数人反倒不清楚了。 “上帝”,也单称“帝”,也叫“太一”“昊天上帝”。玉帝呢,在南北朝时期,还只是一个地位不高的神,但随着历代统治者的追捧、文人的描写,他的地位一路飙升。宋朝的时候,玉帝在民间开始与“昊天上帝”合体了。 我们不妨这样理解:“上帝”也好,“昊天上帝”也好,更像是一个职位的名字,而不是一个具体的神的名字,它描述的是一种职能。就像“市长”,既可以指代担任此职的官员,也可以指代这个职务。

十二

我国道教体系非常庞杂。当然,历代都有道教大师试图将这些神仙整理清楚,各自归位,但是架不住道教系统开放,不停地有新生力量加入进来,比如民间土生土长的一些教派、信仰,以及民间的各种俗神,只要闹出一定的动静,有了灵验的事迹,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一般就会进入道教的神谱,给他一个地位。这就是道教的智慧。

十三

贫道认为,我们读古书,如果思维方式和古人不在一个频道上,那无论古人说什么,我们都会觉得奇怪,甚至觉得不可理喻。 今天对“宗教”的定义,基本上是从西方传过来的,特别强调宗教之间的分野,非此即彼。但是东方人的心态并非这样。据说有人去越南,看到当地人一烧香就是四柱,分别烧给玉帝、佛祖、上帝和圣女贞德。问他们:这玩意儿能灵吗?答曰:管他呢,总有一个灵的吧!

十四

老实说,有些问题,当年贫道给《西游记》作注的时候,翻遍了《道藏》也没有任何结果。后来恍然大悟: 不能从正规道教的角度来看这些天宫神仙,一定要从民间信仰的角度对待。于是,贫道就从戏曲、小说,甚至民间信仰里去找,果然找到了一些材料,这些材料,还通通带有非常强烈的地域色彩。虽然零碎,但也不妨聊一聊希望能引来玉石。

十五

百回本《西游记》故事的最终写定者——至少前七回的主要参与者,很可能是东南沿海或非常熟悉福建的底层文人!假如循着这个思路去找,一定能从福建找到更多的关于《西游记》的证据。

十六

有一个年轻学生追着我问:“老师,《西游记》的中心思想是什么?” 我说:“没有,概括不出来。” 他很受伤地问:“真的没有吗?我们小学语文不就概括中心思想吗?这么大一部书怎么就没有?怎么就没有?”我说:“它怎么就必须有?!《西游记》是为你语文老师写的?”

十七

别人打孙悟空,都要加一些理由,诸如欺君罔上、十恶不赦之类,唯独哪吒与二郎神没有加宏大的理由。 他们与孙悟空见面,只有直奔主题的一句“我是哪吒,奉旨捉你!”“我是二郎神,奉旨擒你!”奉旨就是奉旨,需要屁的理由!这是何等的直截了当!

十八

《西游记》里的神仙,呈现出的是民间信仰的面目,而不是正宗佛教或道教的面目。这句话听起来虽然有点空,实际可以这样理解: 首先,老百姓信奉一个神,并不是希望知道什么“若有菩萨,从彼正士,七日七夜听受是法,便逮得如幻三昧”(《观世音菩萨受记经》),他们对这些深奥的佛理毫无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这位菩萨是干什么的?我们拜他会有什么好处?是管送子的?还是能消灾的?我出香火钱,你出神力,公平交易。 所以我们经常看到网上有人骂,说信众去庙里烧香的就是和佛祖做交易,说和尚都是骗子,等等。这些人自己都不知道他们骂的,其实多数是民间信仰,宗教组织替它背了黑锅。然而,民间信仰本身就是一种草根文化,它的特点就是约定俗成,又有什么可骂呢?了解了这一层,我们到庙里看见烧香还愿的、磕头作揖的、念经祷告的、捐款修庙的,实在应该给予起码的尊重,不必把自认为高级、清醒的世界观强加给别人。 其次,民间信仰的信众,一般都是草根阶层,普通的农工商从业者。换句话说,同是拜观音,士大夫家的观音和老农家的观音意义或许是不一样的。 再有,塑像很随便。正规佛教对塑像有十分严格的标准,比如塑一尊菩萨像,必须符合量度和仪轨:身长、头长、臂长是多少,戴什么首饰,穿什么衣服,拿什么法器。这些都有严格的规定。可民间就是不管你那一套,不但乱塑一气,就连自家的棉被都拿来给菩萨盖上。

十九

前二十多讲,贫道反复强调《西游记》的民间性。第一,书成于民间,是几百年间许多不知名的民间作者创作、叠加的,纵使有天才的有学识的作家,起到的作用——至少在整体结构上起到的作用是很少的。 第二,信仰是民间的。《西游记》里的玉帝、观音等神仙,都是已经融合了佛道二教的,不能简单地和任何一个宗教画等号,所以表面化地解读成佛道斗争、阴谋肯定是有问题的。 ……《西游记》中很多故事,是从民间故事改编来的。民间故事,和作家坐在家编出来的故事完全不同。

二十

死后的那个世界,有时候叫地狱,有时候叫地府。其实细想就会发现,地狱和地府完全不同。任何人想象的世界,只能是他熟悉的现实世界的投影。我国自古以来就有非常发达的官僚机构,所以在古人的想象中,阴间的世界,自然也是一副官府模样了。

二十一

历代游地府故事的主人公虽然各种各样,有唐太宗、王大娘、秦雪梅、黄氏女、马玉、目连僧等等,但过程都是程式化的。 主人公因某些缘由被勾到地府,阎王请他遍游地狱,叫他还阳后广泛宣传:阎王是公平的,地狱是痛苦的,行善是必要的,作恶是没得跑的。 这就是这类故事被编出来的目的。比如《喻世明言》里的《游酆都胡母迪吟诗》,说胡母迪见岳飞无辜被杀,痛骂阎王不公。忽然有鬼使请他游地府。他遍历地狱,见秦桧等奸臣被各种刑罚处置,方才醒悟天道无私。回到阳间后吟诗作赋,自愿为地府做宣传。这就是个套路,千年不变!

二十二

历史,是由讲理的人和不讲理的人共同创造的。不理解这一点去看历史,我们永远纯洁得像个十二岁小姑娘。

二十三

郑振铎先生说过:“《西游记》的组织实是像一条蚯蚓似的,每节皆可独立,即斫去一节一环,仍可以生存。” 这句话其实道出了《西游记》的一个真相:很多故事原本是独立的,后来被整体添加到《西游记》里。刘全进瓜,就是其中一个。

二十四

释迦牟尼去世之后,佛教内部发生了分化。一些人发挥了释迦牟尼的教义,主张众生平等、慈航普度、自觉觉他的教义。 另外一些人,对释迦牟尼的原始教义比较固守,主张自我解脱。所以前者自称大乘,贬称后者为小乘,现在这种褒贬的含义已经消失了。 小乘有点像初级课程,大乘有点像高级课程。但是小乘教法里,反倒有许多是释迦牟尼的亲口讲说,所以现在人也称其为原始佛教或根本佛教。 小乘经典有《长阿含经》《中阿含经》《增一阿含经》《杂阿含经》等。 大乘经典有《大般涅槃经》《般若经》《无量寿经》《解深密经》等。

二十五

明太祖时期,为了管理僧人,将僧人分为“禅”、“讲”、“教”(瑜伽)三类。大概意思就是禅僧是修禅的,讲僧是阐明教义的,教僧(瑜伽)是做法事的。 普通老百姓,既不修禅定,也不懂教义,所以对禅、讲两个专业的和尚并不感冒。倒是民间的各种超度、庆典、娱乐、祭祀,总要请教僧来念经,做法事,所以对于他们是最熟悉的。久而久之,老百姓心目中的和尚,就只懂念经、宣卷、做法事这一套了。 这些和尚念经、宣卷,自然要收费,其实和世俗的商业服务没有什么区别。他们通达世情,又有袈裟在身,所以我们在旧小说里能看到那么多非常不堪的僧道,比如裴如海以及火烧宝莲寺的那些和尚,都是借着宗教掩护干坏事的。尼姑也不怎么样,三姑六婆的“三姑”,就指尼姑、道姑和卦姑,这是正经人家不屑与之交往的。僧道形象大幅度下滑,这是明代以后的一个特征。

二十六

所以《西游记》之可贵,就是把孙悟空当作人来看待,就是虽然写神仙妖魔,却是处处直面人,处处写这颗人心。而我们今天,主旋律剧里只有一堆圣贤尧舜,阴谋剧里只有一堆丛林动物,武侠剧里只有一堆杀人机器。明明演的是“人”,偏偏“人”最少。因为这些故事,把最关键的真心,隐藏起来了。

 
Share this